:::

報導與媒體

:::

報導

                                                                                                   
                                                                                                                 紹爐,劇場見
 

     
認識紹爐整整四分之一世紀,舞蹈是那條線。 

紹爐和我同一時期(1990~1992)NYU修習碩士,他和正在寫博士論文的明德在Tisch School,我則是SENAP 。我和先生明德的宿舍與Tisch大樓隔條街,下課後,紹爐很自然地就踱步到宿舍找在台灣已相識的明德,天馬行空談課堂和紐約的舞蹈,慢慢地我也和他熟了。



劉紹爐(右起)、楊宛蓉、鍾明德、房國彥,人稱「光環四巨頭」。 (圖:光環舞集)

1992年他和明德畢業,提前一年畢業的我當天擔任他們的攝影師。記得華盛頓廣場噴水池旁的畢業典禮,兩個披著紫色大袍的男人,在初夏陽光下笑得燦爛。後來才明白,那個畢業典禮對紹爐而言,是他的嬰兒油之舞儀式性祭典,宣告在「舞道」這條路,他將是全新之人。

紹爐平日話不多,常常一人出神地蹲在一旁默默抽菸,咬著菸屁股,十足的路人甲,世界與他沒半點干係。當有人提到「舞蹈」,不管此刻已是哪個春秋,瞬間轉變mode,成了會跳舞的永續電池。

相交25年,常常在晚上9點以後帶著妻子宛蓉,手上拎著白天剛排的錄像,按我家門鈴。我帶著孩子已準備入睡,他、宛蓉和明德就在客廳挑燈夜戰,典型的場景是,忙了一天的眾人,半癱在地板或是沙發看著紹爐邊說邊舞,此時他不再恍神,身體也甦醒,眼珠子亮光光,炙熱地用身體和眼神邀請一旁的人進入「他的世界」。


熟悉紹爐的人都知道那個所謂的「他的世界」是甚麼:一生只做一件事、只想一件事,純粹到生命除了編舞跳舞,甚麼也沒有,甚麼也不要,包括教職,包括孩子,包括舞蹈之外的所有。

只為一件事活。


即便身體被膠質瘤佔領,困在床上動彈不得了,還是跳。2014年年初,他躺在長庚醫院,去看他,仍然認得我,用著劉氏特有的慢拍子長尾音喊:「惠萍~~~~」,我問他:「紹爐,還要跳舞嗎?」

單單一個字回我:「要。」他以約30度的斜角度抬起身體唯一可動的右手,「抬起、放下、抬起、放下」,直到半小時後我離去仍然繼續著「跳舞」。

甚麼時候了,還是沒打算棄守。他不會停止跳舞的,在那個我們現在尚未能見面的國度,肯定還是咬著菸屁股出神想著舞蹈的下一步,然後兀自舞起來。

雖說他走時才64歲,但是沒有遺憾,他生前說:「家人朋友一路相伴,和興味相投的一群夥伴做即興創作,幸福實在有夠大。」

紹爐,你實在幸福有夠大。今天我們還是劇場見。 (/呂惠萍 )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