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期舞作

:::

2015聽舞觀聲 / 當代舞蹈需要保存的是?

【《安魂曲》編舞家的話】


                                                                                     
當代舞蹈需要保存的是?



與光環舞集舞者排練的時候我一直在思考劉老的舞蹈需要保存或傳承的到底是什麼?康寧漢曾提到舞蹈的本質是曇花一現編舞家走了舞蹈也就不在了我也一直堅信這個想法

                                                                     
(攝影:李銘訓)


劉老一生很值得有一群非常喜愛他思念他的舞者在他走後還每天持續的練習過去他們一起做過的各種肢體與聲音訓練他們臉上那種坦然與理所當然的表情充滿力量,也讓人感動。

排練過程中我不斷提問光環未來的風景會是如何?這些舞者的身體會如何改變?而嬰兒油舞蹈是否會因為劉老的消逝而逐漸遠離他的原意?嬰兒油舞蹈是劉老的簽名作舞者接續的除了嬰兒油舞蹈肢體與視覺美學是否還有每個人如何從劉老的訓練脈絡中琢磨出自己未來創作的道路與方法?到底舞者們是否願意訓練自己成為創作者?從原本較為純粹的舞者生涯進入舞蹈創作更為宏觀更為錯縱複雜也更沒有安全感的藝術經驗?

面對今日的光環我目睹舞者將對劉老的不捨轉化而成的熱情那熱情讓原本應該曇花一現的舞蹈持續的以儀式性的方式存在這儀式正在修復彼此過去身體共同的記憶身體對於逝者的不捨與思念生者重新尋找生活與創作平衡的自我凝視與轉化

也許除了當代舞蹈保存的問題之外,還是該回歸那舞蹈儀式性的功能,在舞動的過程中,生者從分享悲傷中痊癒,死者安息,相信身體仍背負著大自然中某種神祕的使命最初的生命意義  (文:蘇文琪 )
cron web_use_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