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近期舞作

:::

2015聽舞觀聲

【《水方人子》編舞的話】

                                       耐心等待,一起養一支舞


26年的國外生涯,每次回國,光環舞集紹爐老師和宛蓉老師總是張開雙臂,推擁著我和舞者們上課。

和光環的淵源從三重時代開始。1999921大地震之後一個停電的夜裏,三重地下室漆黑的排練場,我們就在小蠟燭圍繞的一圈閃爍的光環裏上課, 鏡子和油亮的地板上,肢影扶蘇,踩著氣息當音樂,照常和身體工作,光環永遠會在汗水裏成就生命,再艱難的環境他們都會繼續跳舞,撫慰心靈的同時和大家分享創造身體的樂趣。



                                                                     (攝影:李銘訓)

   那是我生平最浪漫,最難忘的一堂課。 

2015年六月中旬,從洛杉磯回台北,和影像合作者Marianne一起搭上光環的桃竹苗巡迴演出,我這從沒「游」過的旱鴨子編嬰兒油,只能以一種田野調查和拍記錄片的心態,一切歸零,老老實實的向「油」學習。

看到舞者們地板一層層的舖,灑油,推油,到台前台後的防油機制,樣樣自己來;默默的把工作做完,再像修行者般的展開一套滑推拉滾的暖身動作。

20年的悉心經營,紹爐帶領舞者在嬰兒油裏創建自己獨到的大數據,演出或排練後,舉凡刮油的工具、拭油的衛生紙、洗澡的肥皂、洗髮精都有一定場牌和配套措施,樣樣都是原創的經驗累積。

光環的舞者排練時沒有「馬克」(走位) 這件事,我學會耐心的等待,不去編,而是和舞者一起去「養」一支舞,在油和游的過程裏發現一支舞。

「水方人子」是「游」字的拆解,回到「游」的基本元素, 我深信作品得從和舞者互動的過程中提煉,舞者教我怎麼在油裏游,掌握油性的最好狀態是將身體化成油,這個境界我當然還達不到,試圖和舞者分享多年熱中學習的八卦掌、螺旋勁和借力使力可派上點用場,卻也意外發現八卦掌的扣擺步和淌泥步,在油上可以別有一番風景。    

幾個月來和光環舞者的互動,我以瞎子摸象的方式,在紹爐的油海裏重組了一些小數點, 在他的周年獻給光環,獻給紹爐老師。(/余承婕)

cron web_use_log